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花笙难受极了,当初魂穿来的时候离了二叔家人都没有这么难过过。

    或许是水仙大人近年来虽然有些变态,但却异常细心教导和照顾是她从来未体验过得。

    在前生,听不进去就是被二叔恨铁不成钢的骂一通。

    而水仙大人总是鼓励她,甚至说一些自己儿时的糗事来舒缓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吸了吸小鼻子,抹了一把眼泪:“水仙大人我会好好练习的!

    总有一天要让水仙大人刮目相看!”

    脆生生的声音响彻整个蓬莱禁地,像是一种宣誓,见证。

    水面上很平静,默然了花笙的话。

    “水仙大人,我可以问问你,你叫什么名字么?”花笙问出了最后的疑问。

    一开始,花笙只是抱着想出去的念头讨好的喊他水仙大人。却没想到,他居然成了教导她三四年的恩师。

    水下,“水仙大人”也就是白止歌,斟酌一番,还是决定先不告诉花笙。

    水面:“名字不过是代号,你只需记得本君就可。若有缘,你我再见,在告诉你也不迟。你说你会酿佳酿,到时也别让本君失望。”

    花笙眼中划过一抹可惜之色。

    随即跪地认真的磕了三个头:“花笙感谢水仙大人三四年来不倦教诲,若他日相见,花笙定当以美酒相待。”

    “水仙大人,等我出阵之后,可能会下人间,若水仙大人不日出关,有时间也可以来人间找我!”

    说着笑出声来。又道。

    “看得出水仙大人也是一个吃货哦!人间有许多鲜美的吃食,水仙大人不妨去看看。与这仙界有不小的差别哦!”

    小豆子要去人间?水仙大人心中划过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“为何?为何要去人间?”

    “嗯,一来去历练一番。二来有些事情要去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隐瞒了一些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虽是仙侠世界,说起前生所待的世界,还是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吧?

    况且情魄执念太深,这个买卖做的也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,不过是情魄的一家之见。

    那子桑上仙,不知对子栀,也就是她自己,原来的她自己有无意思?

    与谁过后生,她花笙无所谓。她想的不过是简简单单的,活着足矣。

    就像水仙大人所言,打不过就跑,小命最重要!

    “历练是好事,不过人间人心险恶,小豆子你没心眼,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花笙闻言,不由出声轻嘲:“人间人心险恶,神仙界的人又怎能逃过那虚荣之心?”

    小豆子此言确实无错,这也是他为何有今天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总之,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知道啦!”

    “这阵为九转轮回阵,说之难闯也不难,说之简单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此阵精妙之处就在于破无可破,不破则破!”

    其实这阵法不过是他弹指间的小事,从前为整她,才留她下来磨练一番。如今,这阵法算是给她练手。

    花笙有些懵,大眼睛转了转,突然灵光一现:“莫不是有法门?亦或者是不启动阵的走法?”

    “半解!九转轮回阵顾名思义轮回才是最难的地方。但轮回之际也有空隙。

    也就是,你若在阵法启动前离开,完全不会受干扰。但若启动了阵,破了前两个还可全身而退,反之破的越多陷得越深。

    到后来,不死不休。这也是本君为何一直让你炼速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花笙听的一身冷汗,怪不得以前她破了个阵还是出不去。但是能退出来,还好当时的她技艺不精。

    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