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闹铃声毫不留情的响起。

    床上,一团凸起拱了拱,被子拱的更高了一些,裹得更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,摸索摸索,终于摸到了按钮,“吧唧”一按。

    一时间世界如此清净,某只还在睡的猪嘴角上扬了一个甜美的弧度。不一会儿,被子里又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嗡嗡~”手机震动了一下,传来了悦耳的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被子中的花笙一怔,睁开了明亮的大眼睛,完了完了忘了今天家宴呐!二叔又要骂死我了!猛的掀开被子。小心翼翼的接听了电话,声音放的弱弱的: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!你不会跟我说你还在床上吧!?家宴啊家宴啊!现在几点了,都快十一点了!你祖师爷在这等你很久了!我不管你怎样,十一点半之前给我滚过来!嘟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花笙被河东狮吼喷的一脸蒙蔽,二叔这狮吼功见长啊!

    反应过来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洗漱,打扮……

    看着眼前低调而又奢华的大别墅之后花笙长舒一口气,拍拍胸口,总算是赶上了。

    一进门,花笙就被二叔拎了耳朵:“二叔啊!轻点,疼啦,我知道错了!嘶~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还知道疼,你知道祖师爷等你等了多久么?啊?”

    一直领到客厅饭桌上,二叔才松了手。花笙一脸委屈,幽怨的看着最疼爱她的祖师爷抱怨道:“太爷,你看二叔,我这么一朵娇嫩的小花骨朵儿,就被二叔这么辣手摧残了!”

    所谓的祖师爷,穿了一件朴素的白衫,坐在主位上,笑吟吟的看着花笙,慈祥的问:“花丫头啊,近来制符念咒之术掌握的如何?”

    二叔哼哼一声,幸灾乐祸的笑着瞥了一眼花笙。

    花笙吞了吞口水,心道完蛋了,最怕的还是来了,谁不知道她打小智商搭错了根弦,以至于现在的文凭还是高中的。

    不瞒大家说,花家历代修习奇门遁甲之术,传到花笙这一代算是快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花笙:我也不想啊!智商不允许我也没办法嘛!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。

    碎碎念了半天,才陪了个笑脸道:

    “呃,其实还好啦,会一点点。嘿嘿。”

    祖师爷心中一顿,手不由得紧了紧,长长的眉毛蹙起:“那超度亡灵呢?学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超度亡灵?呵呵,亡灵不把她超度了还差不多,还好没见过啥真货!不然吓都不知道怎么吓死的。

    花笙眼珠狡黠的转了转,一本正经道:“祖师爷,不瞒你说,这么难的东西我还学了个三脚猫诶!不错吧?”

    确实是三脚猫啊,不过就是念念像咒语一样的东西嘛!这东西对她来说就像英语一样,是一门鸟语。

    祖师爷不死心:“降妖除魔?”

    二叔实在憋不住了,忍不住吐槽道:“祖师爷,那么简单的她都不会,更别提这个了!”

    花笙:“……”二叔,还是亲叔么?能别拆台么?

    祖师爷怒:“那你会什么!!?”

    花笙讪讪摸了摸鼻子,说道擅长的,她还真的有。但是拿不出手啊,只能弱弱道:“酿酒。”

    祖师爷猝。

    花笙,生在奇门遁甲之家,出生不久,父母双双车祸而死。

    作为花家第二十六代传人,花笙表示对不起列祖列宗,奇门遁甲之术真的一点点,就止步了,根本没有天赋!

    哦不!不能只说奇门遁甲没有天赋,只要是有关学习,除了那一样是真的没有那个多余的智商!

    所谓那一样指的是酿酒,酿千百种酒,酒之纯,口齿留香颇受好评。除此之外还会酿一种奇酒,酒名为忘川,如孟婆汤,让人忘却凡尘杂事,忘却不想记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花笙开了一家酒吧,来人络绎不绝,全都是有苦情之人。一杯忘川了凡尘。

    忘却,是抚平一切伤口的良药。

    花笙奇怪的是,她不懂,或者说生来就没有,什么叫情?什么为爱?为什么那些人那么痛苦又那么快乐?而她充其量会欣赏欣赏帅哥美女。

    后来花笙把酒吧的名字改成“何为情?”以纪念她“懵懂”的青春年华。

    花笙不知道的是,这一切只是她人生的一个铺垫,命运的齿轮刚刚开始运作,以后的路,还很长。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