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两姐妹洗了澡坐在床上,夏时光拿着乔巧的按摩器,面无表情的揉着脸。今天真是笑的脸都僵了。

    “时光,我觉得今天特爽。”乔巧敷着面膜,不敢笑。

    “那下次再有什么宴会,我还叫你。”夏时光神色木讷,一点表情都不想做了。

    乔巧走到床边坐下:“我不是说宴会,我说打架。虽说寅希也受伤了,不过我真看那个江枫不顺眼。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是顾琛出的点子,要下去揍江枫。”

    夏时光脸上没什么表情,只是眼睛瞪的大大的。

    乔巧回忆着:“当时我们从酒店出来,寅希吐了一路。喝醉酒的他就像变了个人,又哭又嚎的。前面正好看到江枫的车,顾琛问他想不想揍江枫。寅希当然想啊。然后我们就超过去拦住了江枫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疯了!”夏时光想起当时横在路边的车,皱眉:“危不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们打架,虽然很刺激,但是也害怕。所以才给你打了电话。没想到江斯晨那个倒霉鬼也来了。本来顾琛没动手的,只想让陆寅希出出气就算了。可江斯晨一来,他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夏时光不发表任何意见,仍旧按摩着可怜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你是当局者,可能没什么感觉。但是江枫抢了杜小白,江斯晨抢了你。换做是我,我也想揍他们。”乔巧轻轻拍打着面膜,又说:“你难道看不出来,顾琛早就想揍江斯晨了?”

    夏时光摇摇头。她还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每次自己故意拿江斯晨气顾琛,他都不咸不淡的。甚至还说,如果夏时光喜欢人家,就好好跟江家定下来,别耽误别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情商啊,忽高忽低真是要命。”

    她没再去想江家两兄弟挨打的事情,脑海中浮现的是刚才在车里的时候,顾琛问她打江斯晨是不是心疼的时候,脸上失落的表情。

    夜里,夏时光梦到了一个很久未见,而且此生再也见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已经在十年前去世的爷爷。

    梦里的爷爷好像还没有死,像活着的时候一样,夏时光已经长大,提着爷爷最爱的酒去看望他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爷爷已经病重,不认识周围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爷爷看到夏时光来,他苍老的脸上带着一抹欣慰的笑:“时光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爷爷突然记起夏时光,让夏时光觉得欣喜,又觉得难过。她含着泪扑到爷爷怀里。

    爷爷还记得她,真好。

    次日醒过来的时候,夏时光见乔巧正趴在床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你干嘛。”夏时光被这圆溜溜的眼睛盯的汗毛直竖。

    “梦见啥了。”

    夏时光感觉枕边有些凉,抬手抹了一把脸,眼角还挂着湿漉漉的泪痕。

    她很少会哭,更何况是梦里。

    “梦到跟顾琛分手了?”乔巧又问。

    夏时光从床上爬起来,奚落一句:“我可不像你那么花痴。”

    乔巧起身去洗漱,夏时光坐在床上,想到梦里的爷爷,还是觉得难过。

    算起来,他的十年忌日快到了。

    刚刚吃过乔巧做的早饭,夏时光就接到了江斯晨的电话。

    乔巧也看到了来电显示,说:“估计是跟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关的。”

    夏时光纠结的嘟了嘟嘴: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