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花笙心中狠狠一动,魂魄突然有猛的被拉扯之感浓烈。一瞬间,仿佛与那小人儿感同身受了!她感觉氧气越来越稀疏,眼中耳中鼻中,满满的漫入水流。

    两眼一翻,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只是隐约听见一些慌乱的惊喊声,定是所谓“玉莲姐姐”那一波人,失手推小人儿落水之后慌了。

    “玉莲姐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玉莲心中也是惊魂未定,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,冷静的说道:“今儿这事,你们把嘴巴封严了。这贱丫头本就低调,失踪个些许日子也不会有人发觉。等过了段时间就算有人发现又如何,这溪流湍急,通向禁地,九死一生,死了,那么多天过去,痕迹早已消失殆尽,与我们何干?就算是活着,凭她也难走出迷阵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顿了顿,脸上勾起一抹阴毒的笑:“只要你不说我不说,这事怎会被上仙发觉?”

    “玉莲姐姐英明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玉莲姐姐考虑得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痛,冷。花笙此时只有这两种感觉。

    等等,感觉?

    睁开双眼,环视四周,只见自己身处水中,背后靠着一块大石才阻止湍急的溪水继续推她向前。

    伸手支撑,却发现这身子缩水了大半,赫然成了刚被欺负了的那小人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花笙惊呼出声,疑问却无人解答。

    她这是魂入异世,进入了那小人儿的身体里了,重生了?

    扑腾着上了岸,身上的衣服被溪流间的碎石擦破许多道口子。隐隐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检查了一番,还好不是什么大伤口,叹了口气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再次打量四周,这怕是这溪流的尽头了,一池碧水,比上好的翡翠还翠上三分。四周环山,满山竹子相映成辉。入眼,是满满的绿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风过,那水无波,叶落,入碧池中,也没有掀起半点波澜。只是静静的飘着。

    花笙忍不住用手碰了碰碧池里的水,还是无波,于是下了定论:“怪池。”

    掩去眼中的惊奇,心下平定下来,既来之则安之,总会知晓现下这种情况的来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二叔他们现在如何了,听到她的死讯会不会难过呢?应该不会太难过吧?她毕竟是年轻一辈最不争气的一个了。

    算了不想了!当务之急,先烤干这身湿衣再做打算,不然这小身板感冒发烧起来可吃不消。

    支撑着身体捡来了几段干竹,用最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,总算是燃起了火苗,寒气驱散了些。

    忙活半天,便找了一块大石,靠在上面歇息一会,不料困意渐来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,就在她睡去那一刹那,碧池掀起一圈不小的波纹,荡开,消散。

    “花笙花笙,醒醒!醒醒!”

    花笙呢喃一声,睁开眼睛,背景一片漆黑,眼前是刚才那个小人儿,呃,还是说是那小人儿就是她自己?脑子有点乱,打结了。

    看到花笙醒了,她松了一口气:“总算是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花笙看着这与她有七分相似的小脸,问出心中闷了一天的疑惑。

    她噗嗤一笑,道:“我是你啊,不过我不是完整的你,你也不是完整的我。”

    花笙嘴角一抽,头有些大,小姑娘这是在绕口令呢?

    见花笙迷惑,她解释道:“人有三魂七魄,我只有一魂一魄,而你拥有的是余下的二魂六魄。然而我拥有的是主魂,主魂作为人之根本,当然主控人的思想,脑子。这就是你为什么在你原来的家智商那么低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花笙虽然觉得云里雾里,却是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二叔教我的我都不会,不怪我不怪我!嗯!”

    花笙这真是没谁了,给截梯子就顺着往上爬。找到了理由,别提有多开心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