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花笙退却了平常的嬉皮笑脸,取而代之少有的严肃之情。谨记水仙大人的话,心下暗暗计算好时间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五感开,感受着四周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簌簌~”叶子落地的声音,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玲珑的耳尖微微动了动,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,就是现在!

    刹那间,花笙的的身体化作残影向东方掠去。

    越过竹林,又是一条河流,花笙不敢停留,脚尖轻点,双手扬起,保持平衡,踏水无波,转眼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是一片黑漆漆的森林,咬了咬牙齿,花笙纵身一跃越上树梢,谨防猛兽拦路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过了森林,是一片空旷的土地,土地上令人毛骨悚然的立着几座坟墓,墓碑上还有朱砂刻的字迹,红的像血。

    “哇靠!这地方好邪乎!咦~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双手相互擦了擦。

    心里一阵发毛,继续向东边走。

    终于看见不远处的天空中,天际有明显的区别,一块湛蓝白云千里,一块暗蓝,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那是结界的交接口!

    花笙咧开了嘴,终于到了,终于要出去了,再不到她都要没精力了!赶紧的想向不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脚腕突然被抓住。

    低眸一看,花笙吓得心里一抖,小脸有些发白。要不是常年被灌输妖魔鬼怪的知识早就两眼一翻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只阴森森的白骨爪子,连着几条腐烂的肉,还有青色的经脉,紧紧的抓着花笙白皙的脚腕。

    “花花~”嘤嘤,好恐怖!笙笙快跑!

    花笙手中寒光一出,寒冰匕握在手中,狠狠的插在那白骨上!

    白骨像吃痛一般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花笙乘机赶紧运起精气,调动全身力气,跑啊!

    “咯咯~咯咯~”

    花笙不回头也知道估计有更邪乎的东西出来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尼玛!什么鬼!”花笙忍不住骂娘了,内心是崩溃的!

    她不想见真货啊!

    坟墓里,爬出一具具白骨,连着腐肉,挂着眼珠,白白的骨架里装着内脏,拖着残臂和肠子,向着花笙聚来。

    金光闪,手中出现一把弓箭,弓如其名,宛如勾月,气势如神。

    花笙退步而走,拉满弓,闭上一只眼睛,瞄准一个骷髅的脑袋。

    弓上无箭,气凝成箭。

    放弦,势如破竹,直向那骷髅而去,骷髅躲无可躲,被箭羽射中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花花~”小爪子挥了挥,笙笙腻害!腻害!加油加油!

    花笙猛的再拉了几弦,灭了几只骷髅军。

    突然,脚下的步子被一道力量扯住,花笙身子往后一翻,惊呼出声,跌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月神弓被甩出去好远。

    “花花~”笙笙没事吧?

    花花蹦哒到花笙的胸前,睁着大眼睛担忧道。

    石子磕的花笙的背生疼,顾不得龇牙咧嘴,赶紧支撑起身体,祭出寒冰匕砍断白骨手。

    站起身,摸了摸花花,暗道: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三两步跨到月神弓旁,拾起又射向两个扑来的骷髅。

    “花花!帮我注意脚下!”

    “花花~”明白!

    一人一兽配合的天衣无缝,终于到了结界边缘。

    花笙站定凝神,闭上眼,嘴中碎碎念咒,指尖白光凝结。

    逼出一滴鲜血,点于结界上,大喝出声:“破!”

    骷髅一瞬间受了禁锢一般禁止了下来,发出骨骼摩擦的“咯咯”声,嘴里发出低沉而又渗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天际一道白光铺面而来,吞噬黑暗,闪花了花笙的眼,也将骷髅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寸草不生的地面遍布青草,蝴蝶飞舞,蜜蜂正忙。

    “哎~累死娘了,尼玛总算是出来了!”

    花笙用手挥了一把汗,手撑在膝盖上喘了喘气。

    “花花!”笙笙快回头看!好多人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