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花笙脸上的时候,花笙便醒了。

    走到碧池边,伸出手来捧起一捧水漱漱口,又洗了一把脸,有些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呼,空气真新鲜!又是美好的一天呐!活着真好!”花笙蹦蹦跳跳,做了几个伸展运动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    又烤了一根昨天摘下来的春笋,无味的咀嚼。

    思索着这日子漫漫无绝期,啥时候是个头?自己摸索阵法?不如一刀砍了她给她个痛快吧!猴年马月能摸出来个线头啊?

    猛的啃了几口竹笋,像是在泄愤似的。

    感到有些饱的时候站了起来,走向竹林,哎~不知道今天有没有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竹林,一望无际的翠绿,养极了人眼,但在花笙看来,是绝望啊。这根本都看不到个尽头,别说尽头,哪里是切入口?

    蹙起秀气的眉,小脑袋瓜子快速运转起来,既然圈圈转转回到原地,她做个记号看看。

    说做就做,随手捡起石块,在竹上深深的刻下一道。走到哪刻在哪,然后走没有刻到的地方。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,也是最蠢的办法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身后突然发出“簌簌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花笙停住脚步,猛的回头,什么都没有?

    挠挠头,奇怪,明明听见有动静的。

    “簌簌簌簌~”那声音渐渐的,愈发肆无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花笙睁大了眼睛,只见眼前的竹子居然,动了!没错动了!像人一样根从土中拔起,像人一样走路!

    “唔嘞个去!成精了?”忍不住吐槽!

    花笙到很快冷静下来了,不怕这些,毕竟从小就被灌输了妖魔鬼怪的思想。可……眼前这情况不容乐观呐!

    眼前的竹子以花笙为圆心,迅速旋转,形成一个半径四五米的圈,慢慢缩小半径,向着花笙袭来,旋转速度越来越快,附带肃杀之气!

    花笙眼皮一跳!尼玛,这要被卷进去还不得成肉泥?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莫慌莫慌,花笙心里碎碎念,闭上眼,努力回想有关阵法的知识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!听见没?阵眼,针眼呐!这么重要的知识居然睡着了!”

    “阵眼是什么?二叔我只知道龙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:“阵眼,乃阵法的罩门,也就是弱点。找到阵眼毁了它,阵法不攻自破。可懂?”

    “二叔!阵法每个都不一样,阵眼肯定也不一样,如何寻?就算是找到又如何毁?”

    “阵法分金木水火土风雷电光暗十种元素支撑成的。相生相克。首先你得知道身处什么阵法中,再寻与之相克元素,便可破!”

    竹,属木,金克木,金哪里寻金?对了簪子!簪子!

    睁开眼,拔下发簪,三千青丝随风飞舞!然,竹阵距自己只有两米不到!

    阵眼!阵眼在那?

    花笙有些急了,额角都溢出了汗来,顺着脸颊滑落,滴下。那飞速旋转的竹林,将青丝都削段了几节。

    忽的,花笙被绊了一下,险些跌入竹林!赶紧退后几步,停下。看到土地上突兀的长着一颗春笋。

    赌一把!花笙拿定主意!

    手握簪子,猛劲插入竹笋之中,刹那间,万籁俱寂!

    耳边风的呼啸声逐渐减弱,飞舞的尘埃也渐渐落地。

    池水,再掀波澜。

    花笙的额间,鼻翼分泌出点点细汗,手心打滑,后背,早已汗湿。

    深吸几口气,一屁股坐在地上,惊魂未定,她不敢想象,万一她碰错了,等待她的会是死的连渣都没有,哦不,可能只有一点肉渣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等本姑娘出去了一定要把这个鬼阵法学的透透的!”

    歇了一会儿脚,拔下簪子,沉步向着竹林深处走去。这阵是破了吧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