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好多人!?

    花笙闻言脑中第一反应,还没结束!又来?想骂娘!

   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弓,转身,备战!

    只见一群很熟悉的人站在了花笙的眼前,呃,比如说情魄心心念念的子桑上仙容回啊!打头阵呢,就在眼前站着。

    再比如一些平时跟她不对头的玉莲仙子,子玉上仙,还有一些小跟班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眼熟的老头子!仙尊啊啥的。

    容回打量着眼前的人儿,划过花笙手中的月神弓,眼中一闪而逝的震惊。

    在看此人穿着,居然是云霞成锦,天蚕成丝而成的千缕蝉衣。略有些凌乱的发丝,香汗连连,几根搭在小巧的脸上,像是刚经历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烟灰色的眉如远山之黛,一双秋瞳如剪水,眸如璀璨的星辰镶嵌在其中,眉目如画不过如此。瑶鼻,殷红的唇。

    不娇不艳,而是出挑可爱,灵动狡黠,像是山间的精灵,如瓷娃娃一般。

    磕下眼眸中的打量,心下有了计较,上前拱手,态度尊敬:“敢问尊者可就是那千年前神魔大战后落入此地歇脚的上神?”

    啧啧,花笙收回月神弓,直咂嘴。这容回的确有着让女人为之着迷的资本!

    瞅瞅这声音,好听到让人怀孕!瞅瞅这小脸,拉到现代绝对是红到发紫紫到发黑的小鲜肉料子。

    瞅瞅这小身板!咳咳,衣服遮住了看不到!

    “花花~”回神啦!

    看着摸着下巴,一脸猥琐的某人花花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出声提醒,生怕花笙一个不小心口水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花笙终于从YY中回神,尴尬的咳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他刚才说啥?貌似没认出来她,还叫她上神?莫非他以为她是水仙大人?

    等等,水仙大人居然是神!god!一不小心傍了个大神居然名字都没问到就给放跑了!

    现在回去还来不来得及?

    花笙心中那个悔啊!好歹留个联系方式啊喂!

    算了,阵都破了,水仙大人哦不大神他肯定早走了!

    眼珠转了转,既然他们认为她是大神,不如将错就错的用一下大神的身份好了!

    看他们一脸很尊重的样子,嗯,有权好办事啊!情鲛有着落了!

    装模作样整了整衣服和头发,收了月神弓,一只手背在身后,一只手放在嘴边:“咳咳,尔等是何人?”

    哇咔咔!装13的感觉爽呆了!怎么样装的像不像?

    花花与花笙签订契约后两者就能够听懂相互的心声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花花只觉得自己跟了一个白痴!不给评价,默默的窝在花笙的头顶上装死。

    “吾等是仙界修真者,聚在此地是因尊者禁地中传来巨大的灵力波动,尊吾帝命前来勘探一二,若有无礼之处还望尊者海涵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不吭不卑,不失礼数,圆滑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花笙一副我已了然,原来是这样的神情,差点没给她加个胡子再捋两把。

    “嗯,原来如此。那灵力波动是前两日本君功力又精进了,不自觉的散出来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玉莲仙子眼中却划过一丝怀疑,还有些不可置信,自打她出现那一刻,她就觉得这人分明与花笙有些相似!不对,花笙不过五六岁孩童大小,这人最起码十一二岁了不说,还有那么厉害的月神弓。洪荒榜上弓箭排名第五的神弓!

    只见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,问道:“不知尊者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么,刚刚如此的紧张?”

    点到为止,并不多说。

    足矣让其他人无限遐想,是啊如果是神界尊者,怎会弄得如此,实在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花笙眉头一跳!尼玛刚出来就跟她抬杠!简直找抽!

    但还是换了一副,不怪我的神情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道:“唉~说来惭愧,本君的父君受命参加神魔大战,一时不查本君和本君的母后就被抓了!

    然后父君拼死救出本君与母后二人送来下界,可怜母后已受重伤,设下此阵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花笙瘪了瘪嘴巴,掐了一把大腿,憋出来一把泪,四十五度抬头望天,大有这样就不会让眼泪流出来的架势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