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走着走着,花笙发现一件怪事,不管怎么走还是那片竹林。眼前的景致还是没有变!

    眉间的青筋不自觉的轻跳,心中一万头*****狂奔而过。

    “不是都破阵了么,怎么还没有出口?”哭腔都带上了,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都夕阳西下了。花笙哭丧个脸,罢了,罢了!先回去休息,明日再战!

    花笙不忘捡了段竹子,回去做竹叉,回到了原地,那池碧水。

    小身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,鱼叉成型了!

    花笙不由的“啧啧”嘴巴,心道:我真聪明哇咔咔~

    嗅了嗅身上,啧啧不能闻呐!

    花笙难得嫌弃自己。“一身汗臭味!啧啧,反正没人,天气又不是很凉!这水将就着洗洗啦!”

    巴拉巴拉,脱下外衣,拿起鱼叉,顺便叉两条鱼来烤着吃!

    找到一块不是很深的浅岸,欢脱的走进了水中,一边戏水一边哼起歌谣!

    “我爱洗澡皮肤好好~哦哦哦~”

    若是有鸟,绝对是千山鸟飞尽,万径人踪灭!这歌喉实在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小人儿就像个瓷玉娃娃,落入一池碧水中,清白交错,好不突兀。

    忽的,池水狠狠一荡,水波之大花笙都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激灵,顾不上扑鱼跳上岸来,紧紧的盯着池面,这次可是实打实的看清楚了!没眼花!甚至感觉到了!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!难道有妖怪?

    只见水面荡起的波纹慢慢消散,又晕开,上面浮着清晰可见的两行字!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唱的什么鬼歌?难听死了!本君的美容觉就这么被你搅了!”

    “雾草!真有妖怪!”花笙忍不住骂娘!这水也成精了,还是说这水中有水神神马的??

    水上晕开:“妖怪?你说本君是妖怪?”

    碧池不满!于是池水掀起一阵波,甚至波及到了花笙,溅了她一脸。

    抹了把脸。

    花笙黑漆如墨的眼眸狡黠的转了转,一时注意拿定,瞬间赔上笑脸,甜甜的,脸颊晕开两个小酒窝,腻到人心里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爷,您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波浪打断,上面浮着几行字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!什么?大爷?”

    花笙的小脑袋当机三秒,荡过无数思绪。诶,器物成精好歹也要几千年,难道不应该叫大爷?叫大爷都嫌年轻了好伐?莫非是女的?要叫大妈?

    “那?大妈?”花笙试探的喊到,看见水池再次翻滚了一番,花笙嘴角一抽!

    急忙道:“等等等!小的错了!这不怪我啊,我一不知道你年龄多大,而不知道你是男是女,是公是母,是……”

    水面,仿佛出现了一个=_=的表情,花笙只感觉后背一凉,闭上了自己这张臭嘴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,水面:“本君是男的!年纪,尚可。”(你也知道你年纪一大把了?还尚可,装吧。)

    花笙平复了一下心情,小心翼翼:“好吧,那水仙……大人?”

    小丫头还挺上道,某人终于还算满意了。就是这水仙,像女孩子家家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可知这禁地是干嘛的?那么多阵法莫非是用来关您的?”花笙转了转眼珠,开始套话。

    水上“关本君?谁能关的住本君?”

    花笙一看达到目的,激动的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!水仙大人一听就很厉害的样子!怎么会被关住?”

    换了个姿势,盘腿而坐。清了清嗓子,道:

    “这破阵,真是麻烦,您说这阵法之术到底是是谁发明的!?这人一定是心肠毒辣!绝对是个变态!嗯!受虐狂!一定是上辈子被人刨了祖坟!这辈子才起的变态心理!”

   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口点喘,便顿了顿。

    池水一阵波澜,荡出如下尴尬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呃”

    如果花笙可以看见,那这位“水仙大人”一定正在摸鼻子,然后打一个大大的“阿切~”喷嚏。

    花笙没有察觉水仙大人的心情,陪着一张笑的春光灿烂的小脸,继续拍马屁道:“水仙大人是什么人?一定两根手指“刷刷”就解决问题了,您说是吧?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马屁不穿!

    “水仙大人”吞了一肚子的冤屈,打死不承认这阵法就是他的作品,想当年……

    居然这么说他,他不给这小丫头松松皮,平白无故被喷了个狗血临头,他的威严何在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