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花笙躺在床上,深陷昏迷,小脸惨白的怕人,血色尽失的唇紧紧的被咬住,硬生生是咬出了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床边花花一直在跟花笙暗暗联系,却怎么也联系不上,只能感觉的到花笙没有生命安全的威胁,但找不到任何原因,这样反而会让人更担忧。

    莫渊莫岚急得团团转,仙医来了一波又一波。

    殊不知,花笙的脑子里清醒的很,只是陷入了自己的意识。

    只有在这里,花笙才属于她自己,因为“花笙”无法介入。她们是拥有两种意识的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准确的来说,她们的灵魂并未融合,而是相对独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?我想活着,不想伤害别人的活着。

    现如今进退两难,若她咬牙舍身取义与之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二叔,祖师爷怎么办?花家人丁本就越来越少,日渐衰落,她本来就是一个不成器的。

    她若做领头人,那花家的技艺也离灭亡不远了,等于说是灭了花家。

    也许是老天有眼吧,不灭她花家,独独灭了她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若退,也就拂了天意。祖师爷不能死,二叔也不能死,他们可是花家的唯一希望了。

    她若进,为她一人,乱了三界……

    男女痴缠她是不懂,可是她差不多知晓,那是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感情。

    让人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

    她就是成魔的其中之一,执念太深,深入骨髓刻入灵魂。

    “大神呐!我该怎么办?呜呜~怎么就想到你了呢?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!听他们说你是神来着,你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么多东西,那么厉害!一定知道怎么把她解决掉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要醒来!醒来之后除了想找到你,什么都不想!她就不会知道我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对,她要醒来,找到大神,再寻机会告诉他。

    在这仙侠世界里,妖魔鬼怪神器神兽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世间万物,都逃不开一物降一物的准则,一定有办法可以解决现状!

    “花花~花花~花花!”

    笙笙,你快点醒来啊!呜呜你怎么了?

    “仙帝啊!小老儿实在不知是何原因啊,这小神将身体并无大碍啊,可不知为何就是醒不来啊!”

    “给本帝找!无论什么办法,本帝今日一定要她完好无损的醒来!”

    “白姐姐!你快醒来啊!呜呜~你不能有事啊,哥哥被父君罚了,还等你去救他呢。呜呜~”

    耳边嘈杂声一片。

    花笙的羽睫颤了颤,露出一丝缝隙,谁料光芒太亮,又死死的闭了回去。

    花花与花笙有感应,所以在花笙有反应的第一时间就扑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大眼睛里的泪水跟金豆子一般“嗒嗒”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小爪子抱着花笙的小鼻子猛劲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花花花!”笙笙你没事啦!吓死本宝宝了!你要是有点啥,我怎么跟他交代啊!

    花花这一语正好如了花笙的意,嗓子有些沙哑,张了张还是放弃。

    在脑中回应道:“我没事,就是突然有些头疼。我要是有了个万一,你没法和谁交代?嗯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