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花笙讲了很多,也隐瞒了不少,糊弄去了白止歌的真实身份,扯去了自己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片段,等等。

    “……奇怪的是,我的身子里还住着一个,姑且称之为恶魔。她教唆我做一些坏事,我没有按她说的去办,而且,找机会摆脱了她。

    她现在,应该是对我恨之入骨,如今,收复了小小的族人,现在,又估计和玉莲罗琅勾搭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蛇鼠一窝!”禾小小愤愤捶桌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,该怎么办?”辞暖忆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眼中的严肃之色,愈发的严重,细细思虑之下,起身,道:

    “现如今,大满不可再留!辞姐姐,快快回去请丞相和夫人,还有墨阳,老王爷和老王妃!收拾点点贵重之物,我们连夜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恰逢白止歌与刹叶谈好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花笙等人要走,刹叶一个箭步,给拦了下来!眸子锐利的盯着他们,历声道:

    “你们想离开大满!?”

    花笙身子一顿,心中异常奇怪刹叶的反应,出声问道:“有何不妥么?”

    刹叶没答,抬眸对着辞暖忆,还有楚墨阳两人。

    “大满是你们的故乡!如今变得千疮百孔,你们居然就这样弃置不顾!”

    心下的怪异之感愈发的浓烈,抬眸看了看白止歌,难得的看见他凝着眉头,一副看错了人的模样,心下的怪异,清明了三分。

    刹叶与师傅,并没有谈妥。

    楚墨阳不爽了,抬着头就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喂!刹叶,别以为你是将军小爷就怕你!讲的什么鬼,现在这情况,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么?”

    刹叶冷哼一声,甩袖踏出一步,道:“大满疆土是本将军打下的,本将军才不会跟你们一群鼠辈一样,因为怕死就背离乡土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楚墨阳气急,上前一步,却被花笙拦下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——”

    巴掌声传来,入眼,是五爪金龙黄袍加身的罗琅,阴柔的面上挂着十分令人恶心的诡笑。

    一紫一黑双色瞳孔,满眼,尽是算计之情,他走进来,打量了刹叶几眼:“刹叶将军,果真是让朕另眼相看!”

    刹叶“噗通”一声,单膝跪地,铿锵有力道:“刹叶愿继续辅佐陛下!”

    “好!很好!爱卿快快请起!”罗琅虚扶了一把刹叶,眼光一转,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来:

    “那么,为了证明将军的忠心,帮朕杀了他们如何?”

    闻言,刹叶稍微一愣,随即抽出剑来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的一声,剑指向花笙等人。

    花笙的心,凉了半截,咬了咬唇,看着刹叶笃定的眼神,并没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!

    祭出那把锈迹斑斑的溯回剑,只是偏头,压低声音对着白止歌道:

    “师傅!我挡着他!你们快去将丞相夫人还有老王爷王妃带走!!”

    “想走?”刹叶步子一跃,杀气在空中酝酿,直逼花笙门面。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花笙咬牙接下,虎口震得发麻,要不是跟师傅练了几个来回,估计也没有这个本事!

    下一刻,手腕被人拽住!

    “走!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